历史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奇闻异事

奇闻异事

劳荣枝犯了什么事儿(劳荣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)

2022-10-01 00:06:29奇闻异事

劳荣枝犯了什么事儿(劳荣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)

在娱乐场所当小姐,伺机引诱有钱的男人,和男友法子英一起出手杀人并抢劫,流窜多地犯下4起大案,造成7人遇害……这个被警方抓获后仍带着神秘微笑的“柔弱”女子名叫劳荣枝,在媒体的报道中,她被冠以“女魔头”的称谓,而在网民的评论中,她也是“被恨得牙根痒痒”的大恶人。一边是“柔弱”的形象,一边是恶人标签,劳荣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近日,劳荣枝一审判决书全文曝光,从这3.8万字的判决中,我们可以看到她从天使到恶魔的蜕变。

3.8万字的“血泪控诉”

16岁考上九江师范学校,毕业后成为一名老师。在上世纪90年代,出生于1974年的劳荣枝如果按照这一人生轨迹继续下去,可能会桃李满天下,再过三年,她甚至都能领到退休金,为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。但人生充满戏剧性,她遇到了当地的混混法子英,两人姘居在一起,打开了装有魔鬼的瓶子,并在恶魔的道路上越滑越远。

劳荣枝在一审判决中被认定身犯数罪,罪罪死刑。著名律师徐昕认为,哭诉一辈子没杀过一只鸡鸭,当庭表示要上诉的劳荣枝,应该没有改判的机会。

9月15日,劳荣枝一审判决书全文曝光,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发现,整个判决书约有3.8万字。判决书详细披露了劳荣枝和法子英在南昌、温州、常州、合肥四地杀害7人并实施抢劫的作案经过。在每一起案件中,都披露当时详细的案情细节,同时还配有当年的房东、中介、KTV工作人员、遇害者的亲朋等证人证据,内容细节十分详尽。

一宗罪:南昌灭门案 她曾建议烧毁作案现场

1996年6月初,劳荣枝与法子英租住在南昌市的一室一厅房子中,两人对外自称夫妻。

曾见过两人的秦东(化名)回忆,劳荣枝和法子英当时均说着标准的普通话,稍微带一点浙江口音。

化名“陈佳”的劳荣枝身高1.6米左右,体态匀称,穿一身连衣裙,颜色较淡,细声细语,皮肤较白。法子英30多岁,嘴上有一条疤痕,长脸,身高1.75米左右。法子英对外自称是做小生意的,劳荣枝为坐台小姐。劳荣枝在当年的租房协议上签了字。

据证人章某明证言,他是被害者熊某义的朋友。1996年7月,他与熊某义在一家夜总会认识了自称“陈佳”的小姐。双方互留联系方式。“陈佳”听说37岁的熊某义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表现得很热情。

在另一名证人眼中,“陈佳”眼光比较高,看见出手大方的人会主动上去搭讪。问人在哪里发财,做什么生意,喜欢向人讨小费。如果对方第一次出钱少了,第二次请她坐台,会被拒绝。

1996年7月28日中午,“陈佳”联系了熊某义的传呼机。随后,一起大案就此发生。

1996年7月29日,有人发现了作案现场后报警,警方在熊某义家发现一大一小两具女尸,一个包内还装有被分解的尸块。

据判决书载明,1996年7月28日中午,劳荣枝打电话将熊某义诱骗至租住处。事先躲藏在室内的法子英持刀威胁熊某义,与劳荣枝共同将熊某义手脚捆绑,抢走了熊某义身上的金项链、手表等财物及房门钥匙,威逼其说出家庭住址。其间,法子英将熊某义勒死并分尸,后将其中一袋尸块转移到熊某义家。

当晚,劳荣枝和法子英用劫得的钥匙打开熊家的房门,法子英对熊某义的妻子进行控制,劳荣枝在房间翻找财物,劫得金银首饰以及屋内现金、存折等。之后,法子英将熊某义的妻子和女儿杀害。

据劳荣枝供述,在熊家实施抢劫之时,她去翻找钱物,法子英还强奸了熊某义的妻子。临走时,劳荣枝害怕留下指纹,跟法子英建议放火烧掉熊家,法子英并未听从。

作案后,劳荣枝与法子英逃至江西省九江市法子英母亲家。

二宗罪:温州抢劫案 她协助害死两名KTV同事

1997年9月,劳荣枝与法子英来到浙江省温州市,在一家KTV化名“葛葛”。

证人郑新(化名)介绍,1997年10月9日晚上8时许,KTV中名叫“葛葛”的小姐曾因要租梁某春的房子,向其借款1000元。葛葛大眼睛,披肩长发,住在一家饭店内。

劳荣枝称,因为温州警察查得比较严,没有结婚证的男女不能在招待所住同一房间,她和法子英就分开来住,法子英另外找了一家招待所。

据劳荣枝的供述,在南昌案发以后,她和法子英将钱挥霍之后,决定到温州搞一笔钱。

劳荣枝继续到KTV坐台物色目标,将每天上班的情况告诉法子英,物色被绑架对象。她跟梁某春一起在KTV上班,得知梁有房子要转租,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法子英。法子英在租房期间看到了梁某春手上戴的一块手表,决定实施绑架勒索。

约好看房时间后,她和法子英一同进入。劳荣枝则将梁的手、脚绑起来,搜索财物,随后法子英就逼着对方呼叫有钱的亲朋或者熟人,27岁的KTV领班刘某清成为被害的对象。

判决书中称,刘某清到来后,法子英持刀威胁,劳荣枝用电线、绳子等物将刘手脚捆绑。二人劫得手机一部,并逼刘交出银行存折,说出密码。

法子英留在现场,劳荣枝携带抢劫的手机及存折到银行取出2.5万多元。劳荣枝打电话通知法子英钱已取出,然后前往酒店收拾东西后逃离。之后,法子英用电线、皮带等物将梁、刘二人杀害。

三宗罪:常州抢劫案 他色诱受害人进圈套

1998年9月前后,由于身上缺钱,劳荣枝和法子英商量找个富裕的地方,在当地找有钱男性绑架勒索。劳荣枝继续到KTV坐台物色目标,再将目标色诱到出租屋,实施绑架勒索。和法子英来到江苏常州后,他们租住了一套七八十平方米的民居。法子英准备了刀、铁丝、老虎钳等工具。

据证人刘甲称,1998年夏天,他在KTV认识一名小姐,事后证实对方就是劳荣枝。该小姐千方百计引诱他进入房间后,遭到一名男子持刀威胁,并被刺破胸口。

刘甲称,劳荣枝拿出几根铁丝,直接将他的手脚绑在椅子上。持刀男子怕没有绑牢,还特意对每处加固了一下,使刘甲根本不能动弹。二人全程无交流,配合默契。

因二人在身上未搜到财物,男子(法子英)中途下楼去开刘甲的车。劳荣枝看管刘甲时,曾用刀威胁要杀死他。

次日上午,刘甲打电话让妻子送钱,劳荣枝出去接刘甲的妻子。出发前二人商议,如果劳荣枝一个小时之后未回来,另一人则杀人灭口。

下午刘的妻子被劳荣枝带到案发房间,被劫取钱财后捆绑起来。法子英和劳荣枝逃离现场,刘甲和妻子幸运地捡回两条人命,但7万多元现金被抢走。10多分钟后,夫妻二人挣脱了捆绑。

四宗罪:合肥杀人案 她恐吓“死得比那个人还快”

亡命天涯,只要缺钱就想方设法抢劫,这已经成为法子英和劳荣枝的“生存之道”。

1999年6月21日,法子英和劳荣枝一道从杭州坐车到合肥一家酒店。6月底,法子英在一所小学附近看到有出租房的广告,就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套两室一厅。不久,又一起大案就此发生。

法子英以150元的价格定制了一套铁笼。劳荣枝化名“沈凌秋”,在歌舞厅从事陪侍服务,物色作案对象,法子英定制的铁笼则准备用于关押人质。

劳荣枝说,一个名叫殷某华的人经常打传呼联系她,法子英知道后就决定要绑架勒索对方。

据同案犯法子英供述,1999年7月22日10时许,劳荣枝通过传呼联系殷某华,将对方骗到出租房屋内。

法子英把门关上,手持尖刀将殷某华锁入铁笼内,索要30万赎金。

劳荣枝回忆,法子英绑架的时候,她站在旁边,没有说话。由于殷某华不配合,法子英就叫她去买冰柜,知道法子英这一目的就是想杀个人给殷某华看,买冰柜的目的就是为了装尸体。

下午5时许,法子英到木工市场将木匠陆某明骗到出租房,用事先揣在口袋里的绳子将木匠的手反绑起来,随后将木匠杀害。

劳荣枝事后认为,作了几次案之后,她和法子英成为亡命之徒,已经麻木。法子英说什么她就做什么,两人一直都是“合作”的,只是分工不同。

将陆某明杀害之后,殷某华很害怕,当晚按劳荣枝和法子英要求书写两张字条,交待妻子一定要配合。劳荣枝在字条上添加了“少一分钱我就没命了”“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死得比刚才那个人还快”等内容。

次日早上8时许,殷某华被迫再次书写两张字条。随后,法子英携枪来到殷某华家索要钱财。家属以筹钱为由外出,随后报警。

23日上午,法子英在殷某华家中被警方抓获。同月28日,殷某华和陆某明的尸体在法子英和劳荣枝的租住处被公安人员发现。经鉴定,被害人殷某华系被人勒颈窒息死亡;被害人陆某明系急性大失血死亡。

案发后,劳荣枝使用“雪莉”等化名逃往厦门后,以打工、卖淫、求包养的方式生活,于2019年11月28日被抓获归案。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振杰

编辑/白龙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